泸沽湖船歌

  提及[tí jí]泸沽湖,人们马上就会想到“女儿国”。在许多人的心目里,泸沽湖是和云南连在一起的,着实[zhe shí][shí zài],你有所不知,泸沽湖2/3的面积在四川盐源县境内,这个县的泸沽湖镇与云南宁蒗县永宁乡是摩梭人栖身[qī shēn]最集中的地方。

  云南那里[nà lǐ]生长[shēng zhǎng]旅行游玩起步早,举措大,还修了一座机场。相比起来,四川晚了一步。不外[bú wài],晚也有晚的甜头[tián tóu],起点纷歧[fēn qí]样了。环湖看去,四川这边缘[biān yuán]湖的构筑保留了摩梭民舍的气焰[qì yàn]气焰[qì yàn][qì shì][qì pò][qì shì pài tóu],很有韵味。湖南卫视做了一个很著名[zhe míng]气的节目,叫“亲爱的客栈”,就在四川这边的泸沽湖畔选了个点,节目一播,把这栋泸沽湖畔的民舍整火了,尽量住一宿好几千元,照旧[zhào jiù]排队都排不上。

  盐源县的县长陪我们去泸沽湖,一起[yī qǐ]上,启齿[qǐ chǐ]缄口[jiān kǒu]就是“我们的泸沽湖怎样怎样”“我们的盐源苹果怎样怎样”“我们的盐源花椒怎样怎样”。他说:“我们的泸沽湖镇8个村,原来有4个贫困村。现在都脱贫啦”!如数家珍,充满自豪!到其后,他一启齿[qǐ chǐ],我们就笑起来,他也忍不住随着[suí zhe]笑!

  正是在这片幽静[yōu jìng]的湖面上,我们熟悉[shú xī]了漂亮的摩梭女人[nǚ rén]格科直玛。她是舍垮村人,舍垮村离湖只有1公里远。她从上中学时就最先[zuì xiān]在湖里划船,载着游客游览泸沽湖。

  我们坐着她的船,穿过芦苇,向湖中岛划去。

  湖中央这个小小的岛叫王妃岛,这个王妃着实[zhe shí][shí zài]是汉人,名叫肖淑明。20世纪30年月[nián yuè]末,其时[qí shí]统治泸沽湖的摩梭土司喇宝臣到雅安参见[cān jiàn]西康省主席刘文辉时,请求刘文辉资助[zī zhù][bāng zhù]先容[xiān róng]一位才女做王妃。16岁的肖淑明正在雅安明德女子中学念书[niàn shū],被选上了,就成了现代的“王昭君”,成为汉族、摩梭人的和亲大使,成为摩梭人心目中的女王,长年栖身[qī shēn]在这个岛上。

  肖淑明一生崎岖[qí qū],历尽灾祸[zāi huò],初衷不改,79岁时还担任了“东方女性康健[kāng jiàn]文化节”的文化大使,一心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泸沽湖、体谅泸沽湖,资助[zī zhù]摩梭人早日挣脱[zhèng tuō]贫穷。2008年10月30日肖淑明突发脑溢血去世,享年81岁。遵照老人的遗嘱,骨灰放在王妃岛上。

  格科直玛说得很动情。其后我们才知道,她曾经在摩梭历史博物馆里当过解说员。

  格科直玛于1994年2月出生在母系家族各人[gè rén]庭里。1岁时,过年邻人[lín rén]放鞭炮,她受了惊吓,以后就一直痴痴呆呆的,不会笑,也不语言[yǔ yán]。家人带着她四处求医问药,但就是不见好转。一直折腾到9岁,家里的钱险些[xiǎn xiē]所有[suǒ yǒu]花在为她治病上了,原来[yuán lái]就不富足[fù zú]的家庭陷入贫困。

  她的小姨读过小学,算是有文化的人。有一次,她随摩梭人舞蹈队到西昌介入[jiè rù]演出[yǎn chū],无意[wú yì]听人说,成都的华西医院医术好。小姨带着全家凑起来的所有钱,背着9岁的格科直玛来到华西医院。说来真是神奇,医生一针扎下去,格科直玛的大眼睛就变得灵动了,脸上的心情[xīn qíng]也富厚[fù hòu]了。3个月后,格科直玛的病彻底治好了。9岁的格科直玛走进村子的小学讲堂,后果一直很好,她一直读到西昌师范学院结业[jié yè],成为村子里学历最高的女孩子。

  小姨夫朱文清是上海人,结业[jié yè]于上外洋[wài yáng]国语学院,当过翻译,当过西席[xī xí]。8年前来泸沽湖旅行游玩,是先爱上了泸沽湖这个地方,照旧[zhào jiù]先爱上了小姨呢?他也说不清晰[qīng xī]。横竖[héng shù]就是留下不走了。他说:“这里除钱以外的对象,他们都有。”这句话说得很有味道,很有禅意。朱文清和小姨完婚[wán hūn]后,成了自由职业者。他把湖光山色拍下来,自己制作明信片等文旅产物[chǎn wù],拿到泸沽湖的景点去卖;又把他们的老屋举办刷新[shuā xīn][gé xīn],接待游客。村子里基础建设搞好了,两口子便将积贮[jī zhù]的资金投资兴修一栋新四合院,准备扩大民宿接待。

  小姨夫对格科直玛影响相当大。格科直玛结业[jié yè]后,先在西昌当了一段时间幼儿园先生[xiān shēng],认为这事变不适合自己,想出去看看外面的天下[tiān xià]。朱文清帮她联系了在云南昆明一家“星巴克”当收银员的事变。

  没想到,上班刚满一年,在老家的小姨出了车祸,格科直玛连忙[lián máng][lì kè][lì jí]辞掉事变,赶回泸沽湖。

  她发现,脱离[tuō lí]家乡的一年多时间,寨子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zhuǎn biàn]。政府为让旅行游玩工业[gōng yè]助推全镇脱贫,投入了大笔的专项基础建设资金,仅仅是“摩梭家园”“彝家新寨”的民居刷新[shuā xīn][gé xīn],政府就给每户津贴[jīn tiē]了3万元。还在家门口修通了旅行[lǚ háng]步行道、通车水泥道,所有的古老院落都翻新了,大多数村民都开了民宿接待游客。村里还新建了一座民俗传习所,向游客展示摩梭人的习俗文化、传统文化、农耕文化等等,还从寨子外的两个取水点引水进村,修建了小桥流水景观。

  格科直玛回来后,先是全身心地照顾小姨,小姨康复后,她又应聘到摩梭民风博物馆当解说员,她有文化,形象好,气质佳,一口糯糯的通俗[tōng sú]话说得很尺度[chǐ dù],很受游客接待[jiē dài]。不久,博物馆职员[zhí yuán]调整,她不得不回家重新拿起了船桨。

  以前黑灯瞎火的村寨街道,现在有了路灯,亮如白昼。游人白昼[bái zhòu]都游览景点,晚上到文化大院广场寓目[yù mù]摩梭传统风情舞蹈演出[yǎn chū]。村里专门组织了舞蹈队,格科直玛和搭档们身着鲜艳的摩梭衣饰[yī shì],像一条游走的彩龙,围住篝火唱着古老的民谣,跳着千年前祖先[zǔ xiān]跳过的甲搓舞,赢得游客们不绝的掌声和喝彩。

  就像泸沽湖的湖水一样,有海不扬波[hǎi bú yáng bō]的时间[shí jiān],也有波涛[bō tāo]升沉[shēng chén]的时间[shí jiān]。格科直玛放下船桨时也在问自己:自己现在还年轻,以后[yǐ hòu]的路怎么走?就这么齐整[qí zhěng]辈子的船吗?就成为祖母那样的人,终老在祖母屋里吗?她很迷惘。

  泸沽湖镇党委书记喇明海也是当地人,眼界却十脱离[tuō lí][lí kāi]阔。他的各人[gè rén]庭成员多半在外上班,9兄妹安了9个小家,走出了传统的母系各人[gè rén]族。

  喇明海勉励[miǎn lì]格科直玛和搭档们:“现在不是有‘抖音’吗?不是有‘快手’吗?你们都可以上啊!通过这些要领[yào lǐng],宣传我们泸沽湖,宣传我们摩梭人的文化、历史,成为‘网红’,这可是一大收获[shōu huò][láo jì][gōng láo]呢!”

  这番话说得格科直玛心动了。是啊,能不能在祖母屋里开个直播间呢?能不能在划船的时间[shí jiān],以泸沽湖的山光水色做配景[pèi jǐng],现场直播,把人们带进摩梭人的一般生涯[shēng yá]里,和摩梭人近距离接触呢?

  分管脱贫攻坚的州委副书记陈忠义多次来过泸沽湖镇,他很赞成县里和镇上的想法。旅行游玩是一个需要政府做好大筹划并一连[yī lián][lián xù]举办投入的行业,收益大的是老黎民[lí mín]。他认为,现在对泸沽湖和摩梭文化的熟悉[shú xī]还远远不够。摩梭人虽然没有界定为一个民族,可是[kě shì],摩梭特有的文化,完全可以也应该在中华民族占有一席之地。

  他告诉我们:泸沽湖镇4个贫困村,依托旅行游玩工业[gōng yè]的引领式生长[shēng zhǎng],2016年有3个村退出贫困村行列,2017年最后一个贫困村也彻底退出。生长[shēng zhǎng]民宿接待、打造村寨景观、整理[zhěng lǐ]游客接待秩序、建民俗传习所等等,旅行游玩治理[zhì lǐ]走上正规化。舍垮村除了保留莳植[shì zhí]原生态的粮食作物,还生长[shēng zhǎng]雪桃300亩、食用玫瑰1200亩,这让舍垮村在全镇最先脱颖而出,甩掉贫困帽子,走上小康之路。

  泸沽湖,这颗深藏在大山里的明珠,在摩梭人辛勤擦拭下,必将会散发她特有的、越发[yuè fā]璀璨的色泽[sè zé]。

(责编:曹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jozbdnp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