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热的冷思考:家长变助教 网课成网游

把小“神兽”送回学校,林建霞长舒了一口吻[kǒu wěn]:“可算从网课里解脱了。”

在浙江杭州事变的林建霞,孩子正在读小学五年级。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她同数亿名中国家长一道,陪同[péi tóng]孩子渡过[dù guò]了两个多月“停课一直[yī zhí]学”的网课旅程。

疫情之下,课堂从线下转移到云端。在线教育临危受命,2.65亿在校生普遍转向线上课程,用户需求获得[huò dé]充实[chōng shí]释放。

在科技的支持[zhī chí]下,云端的网课买通[mǎi tōng]了现实的阻隔,让“一直[yī zhí]学”成为可能。平台、学校、西席[xī xí]、家长和学生同心[tóng xīn]协力,完成了一次亘古未有[gèn gǔ wèi yǒu]的教育挑战。而在网课汹涌澎拜[xiōng yǒng péng bài]的背后,也袒露[tǎn lù]出不少值得关注的问题。

随着各地复课加速、线下教育恢复,网课即将完成防疫抗疫的“历史使命”。为了更好地提质升级、促进教育公正[gōng zhèng]和教育现代化,“狂飙突进”的网课需要慢下来举办“冷思索[sī suǒ]”。

家长酿成[niàng chéng]网课“助教”

家庭教育理念应当转变

“自从孩子上网课,我们一家人有了新职务——我兼任‘助教’和‘后勤部长’,丈夫是‘手艺[shǒu yì]指导’。”林建霞说,云开学之后,全家人都行动了起来。调适网络、打卡听课、上传作业、拍摄照片、视频家访……从早到晚都闲不住。居家办公时还能应付,随着伉俪[kàng lì]二人复工,不少重任又落到了老人身上。

“朋侪[péng chái]圈里,有生了二胎的同事,老大老二各自在房间用iPad听先生[xiān shēng]授课[shòu kè],伉俪[kàng lì]二人划分[huá fèn]‘盯梢’。”林建霞玩笑[wán xiào]道,“这时我感受到了作为独子家长的快乐。”

纵览社交媒体,家长对于网课的“吐槽”名堂[míng táng]百出。有人说,家里的电子装备[zhuāng bèi]孩子敞开了用,就像孙猴子看守蟠桃园,家长则酿成[niàng chéng]了大龄书僮;有人说,刚最先[zuì xiān]上网课时,家里“鸡飞狗走[jī fēi gǒu zǒu]”,险些[xiǎn xiē]瓦解[wǎ jiě]……

许多[xǔ duō]家长不顺应[shùn yīng]“停课一直[yī zhí]学”,先生[xiān shēng]、学校又过于依赖家长的配合,是如今网课的矛盾焦点之一。疫情防控时代[shí dài],学习治理[zhì lǐ]和监视[jiān shì]责任险些[xiǎn xiē]所有[suǒ yǒu]转交给怙恃[hù shì],“学校没法管,家长没空管、不会管”的问题更为凸显。

日前,国家统计局上海观测总队开展线上问卷调研显示,家长对疫情防控时代[shí dài]“停课一直[yī zhí]学”的效果总体持一定[yī dìng]态度。但在接受观测的小学生家长中,有三成左右的家长明确体现[tǐ xiàn][biǎo xiàn],陪同[péi tóng]孩子学习时有消极态度,其中有打骂激动[jī dòng]的占28.2%,不知足[zhī zú][mǎn zú]的占22.1%,厌烦的占7.3%。

“恒久[héng jiǔ]以来,家庭教育就是围着学校教育转,而且焦点[jiāo diǎn]是知识教育。学生则被西席[xī xí]和家长筹划、治理[zhì lǐ],缺乏自主性,这些问题都在网课中袒露[tǎn lù]出来。”教育学者熊丙奇以为[yǐ wéi],经由[jīng yóu]网课的检验,家长应转变家庭教育理念,重视作育[zuò yù][zào jiù]孩子的自主学习意识和能力。

“居家学习的最大成就[chéng jiù],不是孩子学到几多[jǐ duō]知识,而是获得怎样的生长[shēng zhǎng][fā zhǎn],自主性、自力[zì lì]性、责任心有没有提高。”熊丙奇说。

网课改变了教育参加[dào chǎng]方式,学校和家庭应配合[pèi hé]包袱新转变[zhuǎn biàn]带来的新责任。未来,怎样[zěn yàng]让新手艺[shǒu yì]施展[shī zhǎn]更有用[yǒu yòng]服务,减轻而不是增添[zēng tiān]学生、家长和学校的肩负[jiān fù],是值得思索[sī suǒ]的问题。专家建议,学校应当更多地给家长减负,不要让家长过多参加[dào chǎng]学习进程,而是更多地提供物质和精神支持。

民进中央副主席、教育专家朱永新以为[yǐ wéi],疫情防控时代[shí dài],怙恃[hù shì]有更多的时间陪同[péi tóng]孩子,这段时间很难堪[nán kān][nán guò]。脱离[tuō lí]了学校的情形[qíng xíng][qíng kuàng]和先生[xiān shēng]的监视[jiān shì],线上教育对学生的学习自主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复工之后,林建霞不像刚最先[zuì xiān]时那样时刻盯着孩子了。“有时晚上加班,趁着休息时看看他的学习情形[qíng xíng],发现没有我的监视[jiān shì],孩子学得也挺认真,心里紧绷的弦逐渐松了下来。”林建霞说,“这次‘网课大考’,着实[zhe shí][shí zài]也给家长上了一课。”

“网络移民”遇上“网络原住民”

让主播做回先生[xiān shēng]

“新冠肺炎疫情让我们周围发生了许多[xǔ duō]转变[zhuǎn biàn]。请你试一试,仔细视察[shì chá],从多角度梳理一下疫情带来的转变[zhuǎn biàn]吧。”今年2月,山东省青岛市基隆路小学语文西席[xī xí]房璐录制的网课开播。当天,数千名学生通过网课平台,追随[zhuī suí]房璐一起学习。

“虽然在家事变,但这个寒假,我险些[xiǎn xiē]没有休息过。”房璐说,自开学延期后,她一直在电脑前忙碌:和同事一起设计课程、在线同砚[tóng yàn]生和家长雷同……为了让“云上课堂”重生[zhòng shēng]动有趣,她风雅打磨,花了两天的时间才录制完10分钟的网课。

同样忙碌的尚有[shàng yǒu][lìng yǒu]湖北武汉退休西席[xī xí]于孝梅,疫情防控时代[shí dài],56岁的她在直播平台上给来自国际各地的学生上公益课。

“当得知我是一个身在武汉的先生[xiān shēng]时,学生们纷纷送上问候。课程竣事[jun4 shì]开线上班会时,孩子们唱歌、留言,还给我画了头像,其时[qí shí]我就泪奔了。”于孝梅说,“虽然疫情一度让我们的都市[dōu shì][dōu huì]甜睡[tián shuì]了,但这些孩子、这些故事给了我温暖,让我充满了希望。”

网课改变了授课的方式,西席[xī xí]的“信息化素养”受到检验。直播、录课、答疑、家访……尽量“停课一直[yī zhí]学”时代[shí dài]居家事变,但许多[xǔ duō]先生[xiān shēng]认为比平时还要忙碌,尤其是直播或录课淹灭了许多[xǔ duō]精神[jīng shén]。有的先生[xiān shēng]顺遂[shùn suí]完成角色转换,有的先生[xiān shēng]还停留在不接受、不顺应[shùn yīng]的阶段。

“作为‘网络移民’的西席[xī xí],他们所回收的教育教学模式,与作为‘网络原住民’一代的学生群体知识获取与互动交流方式存在显著差异。”首都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信息中央[zhōng yāng]副主任唐亮以为[yǐ wéi],由于区域经济社会生长[shēng zhǎng]不均、新老西席[xī xí]群体知识储蓄[chǔ xù]不等、西席[xī xí]个体认知学习能力差异[chà yì][chà bié],西席[xī xí]之间信息素养存在显着[xiǎn zhe]的区域差异、城乡差异、代际差异和个体差异,这也影响了网课的授课和学习效果。

西安交通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zhì lǐ]学院克日[kè rì]宣布[xuān bù][gōng bù]的一项调研效果[xiào guǒ]显示,我国网络课程教学如今处于“顺应[shùn yīng]性冲突”阶段——网课开设率与参加[dào chǎng]度较高,但教学效果仍待进一步提升。课题组认真[rèn zhēn][mài lì]人体现[tǐ xiàn][biǎo xiàn],这次大规模的教育信息化普及中,网课教育为弥合教育不公正[gōng zhèng]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同时也对各级教育机构治理能力提出全新挑战。

随着移动互联网和5G时代到来,西席[xī xí]的新手艺[shǒu yì]“补课”应当提上日程。专家以为[yǐ wéi],在线教育中,西席[xī xí]的责任是担任学生的学业导师,交流、剖析[pōu xī]学习中存在的问题,向导[xiàng dǎo][lǐng dǎo]学生举办在线学习,指导[zhǐ dǎo]学生制订个性化的学业生长[shēng zhǎng]方案。西席[xī xí]上网课不能“矫枉过正”,为了当主播、制作精细的视频而疲于奔命。应该反思在线教育的方式要领[yào lǐng],让先生[xiān shēng]做回先生[xiān shēng],还教育以简朴[jiǎn pǔ]和本真。

“马上开学了,我比学生还兴奋[xìng fèn]。”随着各地学校陆续开学,许多[xǔ duō]先生[xiān shēng]回到了面扑面[pū miàn][pī miàn]的线下课堂。“早读时,孩子们背诵课文的声音;午餐时,各人[gè rén]围坐在一起的感受[gǎn shòu];下学[xià xué]时,他们嘻嘻哈哈走出校门的背影……这一切都是网课所不能相比[xiàng bǐ]的。”有先生[xiān shēng]在采访中这样表述。

“网课”上成了“网游”

在线教育不是课堂照搬

“我们重复[zhòng fù]斟酌、重复[zhòng fù]讨论。基本原则是:不做直播网课。”今年2月,浙江杭州崇文教育整体[zhěng tǐ][tuán tǐ]总校长俞国娣给学生家长的一封信引发了讨论。

为何不做直播网课?俞国娣说:“在课堂上、先生[xiān shēng]的眼皮底下都不能保证每个孩子专注、投入地学习,在家里一小我私人[sī rén][xiǎo wǒ sī jiā]坐在屏幕前能好好听课、扎实学习?先生[xiān shēng]讲得全情投入、学生听得断断续续一定会成为常态,举办讨论交流、互动险些[xiǎn xiē]不现实。我们不希望由于[yóu yú]网络教学而发生[fā shēng]新的学困生。”

对于网课的“先天缺陷”,山东某小学西席[xī xí]拓源(假名[jiǎ míng])也有相同的感受。

“隔着摄像头,看不到孩子在听课时的行为[háng wéi]。许多[xǔ duō]家长反映,有的学生趁着使用电脑和手机时谈天[tán tiān]、玩游戏,把网课上出了‘网游’的效果。”

艾媒咨询针对在线教育的一项观测显示,55.3%的受访者以为[yǐ wéi],疫情防控时代[shí dài]线上教育的预期效果比在学校学习时差。对比课堂在校教育,学习气氛[qì fēn]差以及学生专注水平[shuǐ píng]低被以为[yǐ wéi]是线上教育的最大短板。

专家以为[yǐ wéi],网课学习效果不佳,部门[bù mén]源于一些学校把线下课堂照搬到了线上。

“使用[shǐ yòng]已有在线教育资源开展的在线教学,与完全按课表、要求西席[xī xí]举办在线直播的在线教学是差异[chà yì][chà bié]的。直播类应用取得乐成[lè chéng]多存在于小规模受众、能够充实[chōng shí]保障师生互动交流的案例中,鲜有使用[shǐ yòng]直播提升大规模课堂效果的案例。”熊丙奇说。

教育部有关认真[rèn zhēn][mài lì]人此前指出:“停课一直[yī zhí]学”不是指单纯意义上的网上上课,也不只是学校课程的学习,而是一种广义的学习,只要有助于学天生[tiān shēng]上进[shàng jìn]步的内容和方式都是可以的。

但在实践进程中,“在家学习”仍在很洪流[hóng liú]平[shuǐ píng]上酿成[niàng chéng]了线下教学的复制。

“这次疫情的‘在家学习’就像一面镜子,照出的照旧[zhào jiù]以备考和知识点为中央[zhōng yāng]的学习,看不到以学生和学习为中央[zhōng yāng]的教育。”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陈霜叶说。

“网课被人接受,正是由于它能够打破时间、空间和学习水平[shuǐ píng]的差距,让人可以通过屏幕和网络链接,随时随地学习。它不是对于网下课程的照搬,而需要在内容、互动、测评等方面,寻找线下到线上的‘动态对应’。”教育学者方柏林以为[yǐ wéi],网课的常态化和持久普及,需要探索网课的有用[yǒu yòng]模式。

为了让学生从在线教育中有更多生长[shēng zhǎng][fā zhǎn]和收获,拓源给学生部署[bù shǔ]了几项开放性的作业——“你对这次疫情有什么思索[sī suǒ]?”“作为一名小学生,谈谈你可以做些什么?”获得[huò dé]的谜底[mí dǐ]让她颇为感动。

“孩子们从疫情中生长[shēng zhǎng][fā zhǎn]了许多[xǔ duō],上下一心的抗疫斗争、医护职员[zhí yuán]的感人故事,都对他们发生[fā shēng]了正面的影响。”拓源说,等开学以后,还要在课堂上跟孩子们分享这段时间的收获和体会。

“教育的初心应该围绕并坚持为学生提供有意义的学习和生涯[shēng yá]。我最担忧[dān yōu]也最不希望看到的是,各地先生[xiān shēng]在‘停课一直[yī zhí]学’时代[shí dài]拼命起劲[qǐ jìn]得来的成就[chéng jiù]和履历[lǚ lì],没有被应用于一般的教学当中,只有在线教育平台从疫情中获得了流量。”陈霜叶说。

“追网”“蹭网”凸显痛点

买通[mǎi tōng]在线教育“最后一公里”

在内蒙古呼伦贝尔,一户世代生涯[shēng yá]在草原的牧民,为了让女儿顺遂[shùn suí]上网课,不得不全家迁徙寻找网络信号;在西藏那曲,一名大学生为了“追网”,走两个小时山路,爬到4000多米的高山上,一边放牧一边听网课;在河南洛宁,一名女生为了跟上网课进度,天天[tiān tiān]都到村委大院蹭网……

由于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水平的差异,一些地方在推广线上授课的进程中遇到了难题[nán tí]。凭证[píng zhèng][píng jù]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央[zhōng yāng]最新宣布[xuān bù][gōng bù]的陈诉[chén sù]显示,克制[tíng zhǐ]2020年3月,我国非网民规模为4.96亿,其中农村地域[dì yù]非网民占比为59.8%。受缺少上网装备[zhuāng bèi]、网络未包围、带宽流量用度[yòng dù]肩负[jiān fù]等因素制约,部门[bù mén]农村偏远地域[dì yù]学生仍处于“脱网”“半脱网”状态,无法正常开展在线学习、尤其是视频学习。

前述西安交大的调研效果[xiào guǒ]也显示,相较都市[dōu shì][dōu huì]学校,农村学校网课开设率要低10个百分点。电脑作为网课学习的主要[zhǔ yào]工具之一,都市[dōu shì][dōu huì]学生的拥有率为90.38%,农村学生的拥有率仅为37.06%。这样的资源不平衡[píng héng],在西部地域[dì yù]尤为突出。

与此同时,由于疫情前我国的网络应用并未针对大规模的直播课堂应用场景做好准备,直播带来的高并发、大流量,导致网课开展之初网络掉线、卡顿等事故频发。

“经由[jīng yóu]多年建设,我国的教育信息化取得长足前进[qián jìn]。但疫情防控时代[shí dài]在线学习以居家为主,依赖[yī lài]的信息化基础设施主要来自家庭、墟落[xū luò][xiāng cūn]或社区,而非学校。”唐亮以为[yǐ wéi],每一个学生是否有机遇接受疫情防控时代[shí dài]的“正常”教育,抉择着社会大众对教育公正[gōng zhèng]的认知和判断。

为相识[xiàng shí]决部门[bù mén]学生上网课难的问题,相关部门及企业迅速行动。偏远农村网络信号弱或有线电视未通达地域[dì yù],“空中课堂”上星播出;运营商和众多互联网企业通过云服务、算力支持等方式夯着实[zhe shí]线教育网络基础,并通过特惠流量包等精准帮扶行动[háng dòng],减轻家庭经济难题[nán tí]学生用网资费压力。

专家以为[yǐ wéi],举办在线教学,要充实[chōng shí]施展[shī zhǎn]在线教育开放、共享的优势。而“买通[mǎi tōng]最后一公里”,则是促进优质教育资源共享的条件[tiáo jiàn]。(记者 刘?i)

(责编:田虎、刘佳)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jozbdnpx.com